0817-2168800 周一~周五, 9:00 - 17:00
3414897487@qq.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滨江南路二段78号滨江印象1号楼11层3号

公司动态

顺之农业


“清溪百折水溶溶,雨过遥看黛色浓。尽好扁舟乘兴去,何须更向翠微峰。”这是明代进士卢雍游玩四川山水时,行至嘉陵江中游一段时,写下的一首题为《曲水晴波》的诗篇。
 
卢雍《曲水晴波》中描写的景色,就在如今的嘉陵区曲水镇。
 
距南充市区仅17公里的曲水,除场镇所在地有一块平地外,其余地方全系深丘。 曲水因当地有一条曲水河而得名, 而曲水场镇的历史则可追溯至明朝初年。
 
“曲水地下无矿产,地面上的一些自然风光却吸引人。”惊蛰前夕,记者踏访曲水,镇文化站站长王云强如是说。

 
南充古八景之一 留存记忆中
 
提及曲水,对南充历史文化有所关注的人大都知晓,这里有道古景:曲水晴波。
 
历史上,“曲水晴波”在文人骚客的眼中,是南充古八景之一。由于时过境迁,如今这道古景已不复存在。
 
那么,“曲水晴波”究竟是怎样一道风景呢?南充风物丛书对其有着这样的介绍:流经嘉陵区曲水镇外的嘉陵江绕牛肚坝而过,水面开阔,流势平缓。每至晴日,波光粼粼,一碧万顷,如繁星挂天,似珍珠铺地,十分美丽壮观。
 
在当地村民的讲述中,“曲水晴波”更为生动形象。“嘉陵江从青居场一路流下来,流经这里时水声就像音乐,十分动听。”曲水镇钟家桥村村民林木金告诉记者,青居电站未修建前,“曲水晴波”处为曲水码头,人们坐船过往于此,都会听到音乐般的流水声。上世纪60年代,人们在嘉陵江中扎起了龙干,将流经“小洪山”脚下的嘉陵江改道,“曲水晴波”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
 
“嘉陵江改道后,留下的这一段死水沟,平时没有来水,只有青居电站开闸放水或嘉陵江涨大水时,沟里的水才会更换。”站在“曲水晴波”古景遗址旁的山梁上,曲水镇和平桥村村民林绍坤说。记者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山脚下死水沟的尽头,一条几近干涸的河床上长满杂草,透过河床中央的一条弯曲而细长的水流,依稀能看到当年嘉陵江的身影,以及依附于江水之上的“曲水晴波”。
 
2014年夏,曲水镇在上级相关部门的支持下,在镇政府大院过道两边,建起当地文化墙。其“曲水溯源”板块上写道:曲水镇古称曲水场,明朝初年这里就逢场建镇,至今已有600多年历史。这里的“曲水晴波”、“飞龙下江”、“九坝逮妖”久负盛名。
 
一尊巨石 怀抱千座明代石佛

顺着曲水镇通往钟家桥村的村道公路一路前行,汽车一头钻进当地严家山腰。严家山坐南朝北,在当地的众山头中,要数较大的一座。
 
严家山逶迤至钟家桥村4组地界时,山脉突然断裂,似从尾部分割出一块巨石,该巨石为高约4米、长10余米的长方体,其独处严家山尾,显得很有个性。
 
走近巨石,记者发现,长满青苔和杂草的巨石迎面的石壁上部,竟然刻有一排排佛像。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同样的石材、同样的朝向,这些石佛大部分因风化而显得有些模糊,唯有左边稍下方一块,面相十分清楚。
 
据王云强介绍,这尊石佛众像被称“千佛岩”,其建造时间为明代。相传明代时,一位僧人带了几名弟子云游于此,发现云雾缭绕,地气活灵。接着再发现这块巨石。因此认为该石与佛有缘,于是动手在上面刻佛。消息传开,众僧人来此云游,一人一指落下即成一佛。
 
落下一指即成佛自然是传说,但该巨石上共刻有大大小小1003尊佛却是事实。
 
相传,千佛岩刻成后,信徒众多,香火很旺,地方人杰地灵,人们安居乐业,生活十分美满。人们为感谢神灵,又在石佛左右和前后建造了一座四合院,并塑有孔子、老君的像,供人朝拜。后来寺院被毁,香火因此中断。
 
神奇地理往返青居均顺水

从空中俯瞰曲水,会让人发现,曲水场镇刚好位于嘉陵江第一曲流“环”的顶部。正是由于这一奇特的位置,在以水路交通为主的当年,带给曲水百姓前往青居场极大的方便。
王云强介绍,历史上,曲水与神殿同为一行政区域,名叫曲神乡。后来曲神乡一分为二,划为曲水和神殿两乡。曲水的得名,缘于流经曲水镇的曲水河,曲水河发源于嘉陵区里坝镇,一路向东流经曲水后,注入嘉陵江。
 
历史上的曲水人喜欢赶青居场,个中原因除了青居场热闹外,就是水路交通方便。每逢青居当场,曲水人从曲水码头登船,顺水直下到青居。赶过青居场后返回,依旧乘船顺水到曲水。
 
在当地上了年纪的村民心中,顺水赶青居场固然方便,但途中的“喊天石”却不可小视。据钟家桥村村民林海荣介绍,“喊天石”为曲流中段江边的一块巨石。当年青居电站未修时,流经这一段的河水水势很猛,加上河床地形为曲线缘故,从上游而来的船行至此处,稍不注意就会撞到“喊天石”上;从下游上行的船行至此处,如果拉船的纤绳断了,船顺着水势流下,也会撞上“喊天石”。当年,“喊天石”成为众多船工心中一道挥之不去的阴影。
 
神奇的地理地貌不仅造就曲水方便的水路交通,也造就当地诸多神奇的传说。
 
当地晴波村十组嘉陵江边的江龙嘴,因地形酷似龙伸着头喝江水,被当地人称之“飞龙下江”。当地人说,这条龙在山形山貌上非常形象,其“头”在曲水镇境内的高院山,“龙须”沿移山乡的金子坪到移山乡政府所在地,“龙身”从移山乡印公寨直到飞龙大肚山,“龙尾”直到龙岭镇与安平镇交界的龙尾山,环绕山脉达30余公里。
 
曲水镇 走出的多位“名人”

2013年,钟家桥村动工修建村道公路,当地乡人袁世春的儿子闻讯,捐资42万元,一时成为美谈。
 
钟家桥村4组走出去的袁世春,是我国煤炭领域的著名专家、也是国务院政府津贴获得者。而他的儿子从德国留学归来后,也在煤炭领域一显身手,其多项发明极大地助推了煤炭生产科技水平的提升。
 
“我们村距南充市区只有10多公里,212国道改造后交通十分方便,如果利用千佛岩在旁边修一座安放骨灰的公墓,再好不过。”钟家桥村村主任袁和平设想。
 
在曲水人心目中,当地走出的能干人不只是袁世春,和平桥村7组走出去的杨剑军,也是值得后辈学习的榜样。杨剑军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大学。之后利用软件专业,只身赴日本发展,目前在日本开了自己的研发机构。
 
当地千丘田村13组走出去的张连文,读小学时就曾跳级,6年的学制只读了3年。高中毕业后,考入成都电子科大。大学毕业后赴美国攻读,获计算机博士后,再赴加拿大深造,获数学博士。之后,凭借双博士学位,张连文到香港科技大学任教,目前为博导。
 
记者踏访当天,春光明媚,不少市民自驾小车来到曲水,沿着村道路驶入林家湾,这里,350亩成片樱花正在阳光下怒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