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7-2168800 周一~周五, 9:00 - 17:00
3414897487@qq.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
四川省南充市嘉陵区滨江南路二段78号滨江印象1号楼11层3号

公司动态

青居烟山

 青居烟山,又名黛玉山,位于南充市区东南15公里的青居场嘉陵江岸,为三巴之要冲,遏水陆之关津,是浑然天成的水关要塞,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海拔452.5米,由君子峰、金楼峰及东岩三峰组成。主峰金楼峰, 壁立七八丈, 雄险天成,四周石壁中拥天池,其水当年清澈可饮、四时不竭。山上林木葱蔚,十分茂盛,有遮天蔽日之势。终年烟雾缭绕,山上的慈云寺,金缕塔等殿宇建筑若隐若现,故有“青居烟树”之名,也为南充“古八景”之一。袁定远有诗云:“一水回环两岸分,参差烟树掩霞熏,春来好向山头望,青翠重重似绿云。”
  烟山为“抗蒙八柱”之要塞,易守难攻,与合川钓鱼城、苍溪的太获城互为犄角,宋淳佑中,余玠筑石头城以备蒙军。1249年,蒙古大汗蒙哥亲率重兵攻山而不胜,但终因副将刘渊杀帅降蒙而失守,其淳佑古城寨遗址至今依然坚固。
遗址现存城墙,城门及宋明石刻多处。
  
 
曲流蜿蜒,造就独特地貌奇观
带着几分好奇,携几个朋友一起前往青居。山顺江走,路随山转。当汽车行至山的另一侧,路旁“烟山村”的文字进入眼帘,才知道已进入了烟山。又转了几个湾,见前面不远的山上立着一道牌坊,便在丫口下了车。

  横穿公路,路旁灌林丛中露出一方石碑。直近一看,那石碑上刻着“南充市文物保护单位”、“淳祐故城遗址”、“南充市人民政府”、“1994年12月15日公布”的字样。原来当年著名的“蜀州防蒙八柱”之一的青居城(因筑城于南宋淳祐年间,今人称“淳祐故城”)就在此处。石碑旁边铺着宽约一米半的石板路,分为数段,每段石梯相连,直通山顶。先前看见的牌坊立于山顶边缘。
山顶为一块平坝,平坝中央竖着“南充嘉陵江曲流、省级地质公园”的标识,艺术地再现了嘉陵江在烟山脚下9曲回环。标识周围、石板路两边,长满了茂盛的芭茅、杂木。山顶边缘,筑了矮矮的石栏,与石板路构成观简单的观景走廊。
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但见一江碧水缓慢前行,流经青居古镇时,受阻于烟山,在青居古镇东面的上码头折向西,再往南,后北上,经九曲回肠的17.5公里,又回到了青居场东面的下码头,造就了美丽的曲流奇景。 
其环绕而成的20平方公里“牛肚坝”,形成了罕见的“行船走一天,步行一袋烟”的地貌奇观。相传旧时拉船纤夫,早上从下码头出发,傍晚投宿上码头,依然住进头晚的客栈。这就是有名的“倒流30里”。
而今,登上烟山就可看到这一独特地貌奇观,令人禁不住为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赞叹不已。不由得想起一位唐朝诗人写下的:“山峙两峰南北峭,地盘一水古今流”。
  
据青居镇的老人们介绍,古镇的南北面均临江,中间仅距离约600米,沿岸悬崖陡峭,气势恢宏,自古便是商贾云集的重镇、兵家必争之要地。如今,在青居古镇中部,新建的青居电站和修建的船闸将古镇一分为二。走在略显狭窄的青居老街上,从拆掉的断垣残壁中,依稀可见曾经画栋雕梁,飞檐翘角的痕迹。户户紧挨的店铺也让人联想起以前人流如织的繁荣景象。 立于山顶最高处,可将嘉陵江第一曲流尽收眼底。这是一个巨大的Ω型曲流,俗称359度回旋,据计算其封闭率为0.98,与目前世界封闭率最大曲流巴西茹鲁阿河帕特罗波利斯曲流的封闭率相同。
  曲流的形成,当地有这样一个传说。几千年前,这烟山上有座青龙寺,盘踞着西海龙王之子九曲。每逢三月,人们必献上一名童女,否则他就不下雨。当时,山下住着紫桃、白梨、香李3位美丽姑娘,能歌善舞,精通诗画与剑术。这一年九曲要人们同时献上美丽的紫桃、白梨、香李,老百姓不愿意。于是九曲发怒,断绝水源,干涸大地,涂炭生灵。紫桃、白梨、香李三位姑娘仗剑上山,与九曲奋力厮杀,最终斩杀九曲。九曲死时,挣扎的龙尾变成Ω字形曲流。
  从山上看去,那曲流有时象从天而降的“?”号。与其说挣扎的龙尾变成了曲流,倒不如说是传说中的龙子九曲临死发出的天问。或许他至死都不明白:为什么能呼风唤雨、法力无边的神,竟毙命于三个凡人的剑下?

淳佑故城:见证数百年沧桑岁月
  在距青居古镇不到500米的公路边,一块巨大的“淳佑古城”遗址石碑吸引了我们的目光。距今约800年历史的淳佑故城依托青居烟山而建,占地近百亩,分为南北两块。走在淳佑故城的南面,但见一面是宽阔的大江作天然屏障,一面是陡峭的群峰岩壁“守护”,仅剩的一道出口也由高2米至10米的坚固城墙“把持”,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由于年代久远,淳佑故城的南面遗址仅保存有青居公路至大佛洞一段约200米的城墙,由大块条石浆砌而成。据了解,每块条石重约七八百斤,虽然距今已有近800年历史,但条石之间仍然契合紧密,足见古人高超的技艺和智慧。目前,城墙遗址已被市政府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南宋后期,蒙古军队长驱直入巴蜀,朝廷授余玠为兵部侍郎,成为四川方面的大员。余玠在淳祐三年至淳祐十一年的时间里,以重庆为中心,在长江、嘉陵江、渠江、涪江、沱江和岷江沿岸山峰上先后加固和新修了二十多座山城,形成因山为垒,联点成线的山城防蒙体系。淳祐九年至淳祐十二年,顺庆金太守、甘将军履地择险,组织南充军民,在青居烟山上,沿悬崖、依山势,以石筑城,迁顺庆府治及南充县治于此。这座山城雄居烟山,大江天堑设于前,群峰岩壁立于后,控嘉陵中游,扼水陆关津,坚持抗蒙近十年,与金堂云顶城、蓬安运山城、苍溪大获城、通江得汉城、奉节白帝城、合川钓鱼城、剑阁苦竹城,号称“防蒙八柱”,在宋元战争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但天人作合的雄关险隘最终不能挽救大宋的没落。1258年,蒙哥率军攻克青居,本来为抗蒙而修筑的山城,却让后来的忽必烈白捡了一个元帅府,把蒙军进攻南宋的军事总指挥部搬到了青居。
    这道长二百余米、高五米左右的古城墙,全用大条石筑成。条石上的切割和打造的痕迹清晰可见,条石之间的接缝较严密,处理得很精细。据史料记载,条石之间的接缝,全是用糯米和石灰调制。站在城墙边,用手使劲去抠,或者用硬东西去敲,也很难把那些浆糊弄掉,其坚固程度绝不亚于当今的河沙水泥混合物,可见当时筑城墙的技术水平已经相当高。虽近八百年的风雨,让古城墙满是沧桑,不时可见,草木生长其上,根须纠缠其中。但它仍以浑雄的身姿、无声的言语,讲诉着古老的故事。这是青居城留在地面上最长的一段城墙。还有一小段城墙和一道城门,在来时公路另一侧的山头。而沿江一侧的城墙和城门,在十几年前,人们拆了,运下山去,修了青居电站。那些七百多年前,人们开采的条石,在完成烟山青居城的历史使命后,又被投入水击浪打中,以新的身份,造福于民。)这道古城墙在密林中与悬崖相接,接得天衣无缝,城墙 与悬崖混为一体,形成一道天人作合的屏障。
天地生人,养于一方水土。为了生存、发展,为了心中的梦想,人又不停地与天斗、与地斗、与人自己斗,创造出不知多少的惊天地、泣鬼神的奇迹。就在这山顶平坝,芭茅丛中,昔日开山采石的遗迹仍然醒目。山崖边树木遮藏、长满藤葛的一堵数米之高的完整石壁,更是惊心。可以看出,这山原本比现在高得多。大概在南宋淳祐年间,为筑青居城,硬是削平了山头。
 

  星斗移转,人世沧桑。但青居城并没完全尘封在线装书里,也没完全被这片草莽掩没。尽管如今的山头除了曲流标识及牌坊,其他地方到处生长着芭茅、刺桐树、洋槐树等,已难以想像这里曾是一座山城的驻扎地。走在故城的遗址上,看着残存近800年的跑马台、拴马桩、舍身崖、血水窝,仿佛让人重回到古代那段金戈铁马、将士舍身成仁的战争岁月。走在山侧古城墙下的石板小道上,仍然能感受到当年这座山城的宏大气势,折服于古人高超的筑城技艺和智慧。
   
 
灵迹寺(大佛洞)
烟山一座悬崖下有一座寺庙,寺庙完全依附悬崖。庙很小,却有悠久的历史。这就是灵迹寺,俗称大佛洞。

灵迹寺不象一般寺庙建有山门、天王殿、钟鼓楼、大雄殿等建筑群,其建筑也不飞檐翘角,只是简单的朱柱青瓦,围了一个长方形院坝。没有禅房,更没有修行的佛门中人。而悬崖上却赫然开凿了三个宽过五米、高过七米的大石窟。“半屋半洞”的独特寺庙,笼罩在浓密的树荫中,显得安静、深幽、神秘,。
  据碑文,唐开元八年(公元720年),凿石为洞,造大佛三尊,每尊高丈六尺,工甚精细,佛像庄严,形体自然,表现唐代艺术的优美风格。历五百余年,至宋淳祐壬子,风雨飘零,垩饰剥壤。郡帅甘大将军筑青居城时见而惜之,施金补装。到明朝,于洞右凿佛像三尊,与唐像大小相符,并在左右岩石上刻有千余小佛像。清乾隆壬子,邑人何琬培修有记,其后寺圯。民国十三年场绅林子福等复募资建殿守护。这些造像是目前南充境内历史上宗教造像的代表。近年,人们又对造像重新修补粉饰,并筑院护之。
  据说,洞旁,曾有很多的唐、宋、明、清题刻:有唐开元八年巴西人雍文炳书“青居山东岩大佛像五身”十字;有宋淳祐十二年(1252年)雍可成撰文、南充尉曹子懋手书《重修东岩记》;有宋崇宁壬午年刘子晋等人的题记;有明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陈以勤《游灵迹废寺》诗一首及手书盈斗的“壁立万仞”四字;有清人何琬《青居大佛洞》诗二首及《重修青居山大佛洞序》;有清乾隆年间寺僧行彰《大佛洞》诗一首。这些石刻或因自然风化,或因人为损坏,而今仅存《重修东岩记》、刘子晋等人的题记以及陈以勤的《游灵迹废寺》三处。三处石刻书法风格各异,特别是陈以勤的字迹,实为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
明朝宰相陈以勤,最爱烟山,他曾书“壁立万仞”四字于壁上,后捐资修建了慈云寺,并在烟山上修建书房,长住此山,以烟山为家,称青居场为天街,子号“青居山人”。陈以勤还在烟山修建江楼,70岁寿诞时还在此楼设宴款待客人。大佛洞石壁上,现仍然保留着陈宰相亲书的《灵迹废寺》一诗,宋、元、明、清名人碑记和《重修东岩记》石刻也保存完整。


青居冬菜
那是一个关于青居冬菜的传说。
说是清乾隆年间,一对逃荒的母子栖身于大佛洞内。虽然他们枯枝为柴,野菜为食,山泉解渴,清苦度日,但对石窟中的三尊大佛,却坚持每天礼拜。一天晚上,农妇梦见一尊石佛说:“不远处有一种叫芥菜的植物,其味苦涩,但可充饥。”第二天一早,农妇携子依梦而寻,果见山坳成片芥菜。从此,母子俩每日必食,视为珍宝。并采来挂置树枝,经日晒夜露,风吹雨淋,霜煎,芥菜叶逐渐萎缩,农妇见了心疼不已。另一佛又在梦里指点农妇:“将萎蔫的芥菜收回,取菜心中生长出的嫩芽约寸许,用盐腌制数月,再配以山中采摘的十八味天然香药调制,入土陶罐内封存三载,采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可得蔬菜‘味之魂’”。农妇率子照石佛所授,如法炮制,寒来暑往,历时三载。开启陈封,香气袭人,沁人心脾,其色黑褐,取而食之,清香脆嫩,开胃爽口,回味无穷。当晚,闻第三尊石佛曰:“我佛慈悲,蔬菜‘味之魂’腌制之秘方尽传于你,斯技可终身受益,惠泽子孙。下山谋生去吧!”于是母子来到烟山脚下的青居镇,开了腌制作坊,百姓争而食之,赞不绝口。
原来南充的美味特产——青居冬菜,便诞生于身后的石窟内。
青居的开发
如今围绕青居开发已经很热闹了。1994年,淳佑故城被南充市政府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2005年,淳佑故城已经申报省级《地质公园》及省级旅游景点,被纳入“嘉陵江第一曲流”景区范畴,舍身崖也成为淳佑故城的重要景点之一。
 
2008年12月24日,南充嘉陵江曲流省级地质公园,便在青居镇烟山举行隆重的揭碑开园仪式,在主碑广场,游客可以观看嘉陵江曲流景观全景。
目前《灵迹寺》正在重建、扩建施工中。
 
 
 此外,高坪还将在青居烟山着力打造还原南宋淳祐年间抗蒙留下的安汉故城(即淳祐故城)。据称,建成后的安汉故城最吸引游客的是故城观光和“忽必烈大营”体验。游人可以沿着城墙感受“故城大江天堑设于前,群峰岩壁立于后”的气势,也可以在摩崖石刻间寻经问佛等等。
  相关部门还规划了以“忽必烈大营”为文化主题的户外野营、拓展、野战、穿越等特色户外旅游项目。
  一业内人士也谈到了青居古镇和嘉陵江曲流结合起来开发的设想。华能青居电站和船闸的兴建后,尽管不少居民搬移,老街也被拆了不少,但保留下来的依稀可见昔日雕梁画栋的精美与纤细,飞檐斗拱的富丽与堂皇。
  “其实这三个地方可以说是三位一体的,立于青居烟山山顶皆可收于眼底。完全可以综合起来开发。”据业内人士分析,建设一个地质公园并不是很难的事情,如果单单只是立于山顶观看嘉陵江第一曲流这种旅游就缺乏可重复性,不能很好地把游客留下来。
  安汉故城也可以还原,但是留下的只有城墙等遗址,即便还原了又如何让游客在游走的过程中切身体会到当年抗击蒙军时轰轰烈烈的场面呢?光靠一些不能言语的遗址是不够的,该业内人士建议应该尽量在参与性上做文章。比如在恢复城防工事时,可以适当的设置些守城用的器械,并尽量能让游客“打一次守城战役”。到时游人除了沿着城墙感受“故城大江天堑设于前,群峰岩壁立于后”的气势,沿途的“石头城”“抗蒙八柱”让你怀古看尽,感悟历史,还可以到采石场遗址去了解古代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到摩崖石刻间了解历史。
  在嘉陵江第一曲流也可以做这个文章,沿曲流可开发人力游船,让游客真正体会到早上从下码头出发,傍晚投宿上码头,依然住进头晚的客栈的感觉,而且还可以就势在古镇建起古式客栈,让游客住下来,感受一下古镇之风,听听滔滔江水之声。
  “在山下被青居烟树诱惑而上山,在山上又被安汉故城给留住了,玩累了看见嘉陵江第一曲流又被诱惑绕曲流而行舟,晚上就居住在青居古镇的老客栈里,吹吹江风,听听江涛声,这是多么迷人的旅程。”该业内人士称,开发的关键在于可参与性和持续性,将三者结合起来有机打造,则可以将游客进一步留下来,并衍生相关产业。
2015年,我市规划打造嘉陵江第一曲流旅游度假项目,我们期待着,不要让这世界地貌奇观淹没在大江大河之中。
当我们离开时,回头看见残存的城墙,炮台,寨门无言的述说着这座水关要塞曾经经历的风风雨雨,